11月19日,央视新闻报道称,警方近日打击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公司,涉嫌非法缓存公民个人信息1亿多条。其中就有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拉卡拉”)旗下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考拉征信”)。

11月20日晚间,针对考拉征信违规事项,深交所对拉卡拉下发问询函。根据问询函,深交所要求其说明是否控制考拉征信与考拉征信业绩情况等。

央视新闻报道称,考拉征信从上游公司获取接口后又违规将查询接口出卖,并非法缓存公民个人身份信息,供下游公司查询牟利,从而造成公民身份信息包括身份证照片的大量泄露。

数据显示,2015年3月以来,考拉征信非法提供查询返照9800余万次,获利3800余万元,在公司服务器中查获并收缴被非法获取、存储的公民姓名、身份证号、相片近1亿条。

而作为卡拉征信控股股东,11月20日14点22分,拉卡拉跌停,报价49.29元,市值蒸发约20亿元。

据悉,此次被查的考拉征信成立于2014年4月,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法人为邹铁山,由考拉昆仑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考拉昆仑”)全资持有。天眼查显示,其背后股东包括拉卡拉(持股比例32.40%)、旋极信息 (10.80%)、数知科技 (10.80%)、拓尔思 (10.80%)、蓝色光标 (10.80%)及广联达 (持股比例3%)等。考拉征信实际运营方为拉卡拉。

根据拉卡拉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考拉征信为其联营公司。数据显示,考拉征信尚未实现盈利。2019年的前9个月,考拉征信营业收入461.73万元,净亏损1201.08万元。而在2018年,考拉征信营收为6756.45万元,净亏损2368.39万元。

截至2019年9月30日,考拉征信总资产2306.68万元,净资产534.59万元。同时,拉卡拉在今年11月7日的公告中指出,考拉征信为过去12个月内担任公司董事的戴启军担任董事的考拉信用的全资子公司。

报道显示,目前,警方已将考拉征信及北京黑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销售、技术等20余名涉案人员抓获。并于今年4月在北京将他们上游公司的5名涉案人员抓获。

据办案民警介绍,之所以有上亿条带身份证相片的公民个人信息被泄露,主要问题在于涉案公司非法将公民身份认证端口出售,并非法缓存公民身份数据。并且,身份证照片可以随意获取,为小贷公司实施“套路贷”犯罪、暴力催收敞开了罪恶之门。

警方称,催收公司把这些非法获取的公民身份证照片PS成灵堂照片或者淫秽色情的照片发给贷款人本人,首先是贷款人本人,对其进行威胁。这种情况下,如果贷款人还不还款,PS照片就会被小贷公司发给贷款人的亲友、同事、同学,毁坏贷款人声誉逼迫其还款。

值得注意的是,公安部针对考拉征信案件暴露出的行业乱象,开展了打击整治工作。截至目前,警方共立案侦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29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88人,缴获公民个人信息4.68亿余条,涉案金额9400余万元,涉案公司非法缓存的公民身份认证数据现已全部收缴。

此外,堵塞漏洞,“身份核验返照业务”接口全部封停,公安部门会同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加强对公民身份认证服务、个人征信服务的监管。

讽刺的是,考拉征信也是首批获央行备案开展企业征信和批准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准备的八家机构之一,主要从事个人和小微企业信用状况评估业务。2018年1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和考拉征信等八家征信机构,共同发起成立百行征信有限公司。

受负面消息影响,11月20日,拉卡拉午后封死在跌停板上,市值蒸发约20亿。

20日晚间,深交所向拉卡拉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公司对考拉征信违规事项的知情情况、公司是否控制考拉征信、考拉征信经营违规事项对公司的影响、公司与考拉征信是否存在业务往来等情况。

一、天眼查显示,拉卡拉通过子公司持有考拉征信32.4%的股权,是其第一大股东。媒体报道称考拉征信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9800多万次,获利3800万元,其法人、董事长等涉案人员已被抓获。

深交所要求拉卡拉说明,媒体报道是否属实、公司对考拉征信违规事项的知情情况、公司是否控制考拉征信、考拉征信经营违规事项对公司的影响公司以及公司与考拉征信是否存在业务往来。

深交所要求拉卡拉说明公司POS机的主要销售渠道,对特约商户的审核、终端管理、风险监测及巡检流程,能否有效防范风险。

深交所要求拉卡拉说明易分期的经营主体,与公司的关系及合作情况,是否为公司控制的主体。

四、媒体称上海赢客旗下产品“买单宝”截留商户资金,拉卡拉河南分公司拖欠商户80多亿结算款。

深交所要求拉卡拉核实说明与上海赢客的关系、合作模式及截至目前的合作情况,公司河南分公司是否存在拖欠商户结算款情形。

五、深交所要求拉卡拉说明公司相关信息披露是否及时、 准确、完整,公司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11月21日早间,拉卡拉发布《关于相关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就深交所关于考拉征信被查处、违规售卖POS机、易分期高息放贷等问题的问询作出回应。

就深交所关于其对考拉征信控制权的问题,拉卡拉表示,其对考拉昆仑持股比例为32.4%,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股东会;董事未占超半数席,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董事会;并表示不参与具体经营活动。拉卡拉同时提到,与考拉征信存在业务往来,且否认了利用个人信息违规开展业务活动的情况。

事件发酵后,拉卡拉关联业务涉嫌存在的问题被相继曝出。关于拉卡拉河南分公司拖欠商户80多亿结算款,拉卡拉回应称,报道中商户所称的拖欠结算款,实为上海赢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承诺给商户的营销奖励和红包返还,与公司无关。

此外,关于易分期平台高息放贷并暴力催收的嗯提,拉卡拉撇清关联。公告称,易分期贷款业务是西藏考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考拉科技”) 旗下公司的产品,与公司是各自独立经营的两家公司。据考拉科技旗下相关公司反馈,易分期不存在暴力催收的行为、不存在砍头息、阴阳合同的行为。

但资本观察网注意到,拉卡拉招股书显示,考拉征信为拉卡拉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公司,主要从事征信业务。

拉卡拉的招股书显示,公司对商户有征信的需求,通过该子公司完成:商户验证服务,用于反欺诈系统的开发建设。

虽然只是拉卡拉只是通过子公司控股考拉征信,但在拉卡拉招股书的关联租赁情况中,考拉征信也多次出现。

显然,考拉征信与拉卡拉有着亲密的合作关系,记者注意到,在过去的三年间考拉征信也一直在为拉卡拉提供着入网商户信息真实性验证服务。

根据拉卡拉招股书,2017年度与2018年度,拉卡拉支付的关联采购包括向考拉征信采购入网商户信息真实性验证服务等,定价为按照验证内容0.35-0.45元/条。同时,拉卡拉还与考拉征信存在购销商品、提供和接受劳务的关联交易。

而据新京报报道,11月21日走访考拉征信官网披露的注册住所——北京市海淀区北清路中关村壹号D1座,该地址与拉卡拉地址重合。不过大楼前台人员表示,考拉征信并不在此办公,整栋楼都属于拉卡拉。

除了地址重合,两家公司的客服电话也让人混淆。官网显示,拉卡拉的客服电线。有媒体拨打考拉征信客服时,其接听人员称是拉卡拉的工作人员,不能代表考拉征信回复问题。客服人员还表示,拉卡拉已发公告,声明和考拉征信互为独立公司。